美國 +1-888-582-1848 / 香港 +852-9565-3881
診所營業時間:周一至周日: 9:30 am – 7:00 pm (疫情期間正常營業)

纽约银行高管发现抗新冠病毒”疫苗” – 新冠病毒与我擦肩而过

新冠病毒与我擦肩而过

纽约银行高管发现抗新冠病毒”疫苗”

我整整四天与新冠病毒感染的助理面对面工作,竟然没有被新冠病毒传染的惊奇!

B9722353320Z.1_20200125104253_000+GE0FCD9TR.2-0.jpg
 

 

我的助理王小姐和她的丈夫

      我叫MINDY(54岁),在曼哈顿的一家汇丰银行工作多年。三月底纽约疫情已经大爆发,尽管纽约州实施居家令,因银行属于特殊行业不受居家令限制,我和我的助理王小姐(32岁)照常到银行上班。

      王小姐“感冒”了,她还坚持上班。当时也有很多人都有“感冒”症状,可是当时还没有太多人意识到这就是由新冠病毒感染导致的“感冒”症状。初期大家都认为患新冠肺炎会是很严重的呼吸困难,没有人愿意把“感冒”症状与新冠病毒相联系。我和王小姐也是根本没有往新冠病毒这边想。照常在同一个小隔间里工作,经常还在电脑旁头挨头脸对脸交流工作,她甚至还把饭拨给我吃。

      四天后王小姐病情加重没来上班,王小姐的丈夫(32岁)也发病了。他们的症状有:发烧,咳嗽,气喘呼吸困难,浑身疼痛,拉肚,乏力,怕冷。医生开的退烧药和止咳药不管用。王小姐打电话来求助,我突然想起我朋友刘先生一年前重感冒导致肺炎,喉咙痛几天不能讲话,他服用维胰健DURAVIVA一周后彻底康复。还有我和我妈的糖尿病也是吃维胰健DURAVIVA根除的,我妈的轻度中风也好了。我家常常储备一些维胰健DURAVIVA,情急之下我向王小姐和她丈夫推荐维胰健DURAVIVA试试看。

      我立即给王小姐邮寄两盒维胰健DURAVIVA。44日她开始服用维胰健DURAVIVA,一天后她感觉症状有点好转,开始恢复一点体力。王小姐就高兴地打电话向我汇报。王小姐的丈夫反复发烧,咳嗽的很厉害,气喘憋闷,胸口和肋骨痛,没有一点力气,整天昏睡不想吃饭。他看到妻子有点好转,在王小姐的再三逼迫下才勉强开始服用维胰健DURAVIVA。此后她们俩的各种病症一天比一天减轻,首先是力气逐渐恢复,不拉肚了,浑身没那么痛了,有胃口吃饭了,可以下地走路了,有力气洗澡了,烧也逐渐退了,也不气喘憋闷了,咳嗽也减轻了。一盒维胰健DURAVIVA吃完了,出乎他们的意料,王小姐和她先生一周之内双双痊愈了。第二周413日周一王小姐要求回银行上班。后来王小姐才告诉我,他俩是感染新冠病毒,让我大吃一惊!

 

冯小姐(45岁)

 

      无独有偶,我的朋友住在新鲜草原的冯小姐(45岁)和她男朋友也相继确诊感染新冠病毒,症状与我助理王小姐夫妇几乎一样,我立即给她们寄去维胰健DURAVIVA,她们俩与我助理王小姐夫妇一样幸运,一周之内痊愈。5月中旬冯小姐还去长岛大颈检测血液抗体,血液报告显示她有新冠病毒抗体,IgG 6.5 AU/ML,获得了新冠病毒免疫。

 

 

林小姐的表哥(60多岁)
     与此同时也有没那么幸运的,我朋友林小姐的表哥(60多岁)发病,本来约好林小姐到我家替她表哥来取维胰健DURAVIVA,因为她表哥有糖尿病,下半身有紫色淤血,医生说可能是脑血拴病变,建议送急诊医院,没想到一去不回。住院几天就走了,并确诊是感染新冠病毒。去世前都没来得急与家人交代遗嘱,也不让到医院看,就这样匆匆离别了。林小姐表示遗憾没来我家取维胰健DURAVIVA。她帮表哥的女儿在网上查找殡仪馆的事情,一切都是在家里电话上操作的,疫情期间也只能这样帮助了。

长岛姑父(70多岁)
     还有住在长岛的我姑父(70多岁)有心脑血管疾病等基础病,自己认为“感冒”在家也不寻求治疗,很快就情转急下演变成细胞因子风暴,喘不上来气,活活憋死,气绝身亡。就这样匆匆离去,全家人也不愿意承认他是感染新冠病毒,就认为是感冒,结果盖棺也没定论。

马太(71岁)
     在身边亲朋好友纷纷感染新冠病毒之际,在我忙的焦头烂额之时,我妈的糖友马太(71岁)打电话来,说她的老年中心的老伙伴糖友王先生(73岁)因新冠肺炎病逝了,王先生在4月6日,7日,8日下午三次与马太见面,面对面喝茶吃面包聊天,王先生当时还说他43日“感冒”了,吃了感冒药好了。马太并没有在意,因为是好朋友也没有戴口罩就近距离相互交流,可是事后没过几天王先生病情恶化,送医院2天就去世了。马太非常惊愕。同时惊奇自己为什么近距离接触新冠病毒患者没有被传染。此时我突然意识我助理王小姐夫妇也是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了,我忙着救助她人了,忘记自己也近距离接触新冠病毒感染者,助理王小姐把病毒传给了她的丈夫,她们是年轻人,我已经54岁了,应该也是高危人群呀。真是后怕!马太她说她一直都在服用维胰健DURAVIVA 近三个月了,但是我是半年之前服用过三盒维胰健DURAVIVA,难道说维胰健DURAVIVA有疫苗般的防护作用!后来我咨询一个医生,医生说理论上讲能治就能防,这也许就是“疫苗”上身的理论根据吧。

梅女士(57岁)

 

    但是其她人就没有我和马太这么幸运了,4月中旬还有两个住在法拉盛朋友相继发病,住在法拉盛的梅女士(57岁)的妈妈因去医生诊所复检回来就出现“感冒”症状,后来快速恶化不久就去世,梅女士也因她妈被传染确诊新冠肺炎,发烧,咳嗽,呼吸困难,腰痛,气喘,心慌手抖,没力气走路。同时她又传染给女儿和儿子。全家每人独自在自己的房间煎熬。412日我给梅女士送去维胰健DURAVIVA,梅女士每日服用三次,两天后梅女士就感觉可以有力气给自己煮麦片了,但是两个孩子她还是没力气照顾了。梅女士感觉有救了,就这样一天一天症状减轻,以前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,四天后可以给全家人做饭吃了,虽然还有点轻咳,心慌手抖也好转了。梅女士服用一盒觉得效果非常好,还有一点虚弱,让我再给她送去一盒。梅女士服用两盒后,12天体力彻底恢复了。4月29日医生让梅女士检查血液,她的血液抗体IgG是21.79 AU/ML,这个抗体IgG只要大于1.4 AU/ML就是有免疫抗体。医生说梅女士恢复的非常快,免疫力也非常好。梅女士说她在法拉盛快捷急诊中心等血液报告时认识一位刘女士,她的发病症状与梅女士几乎一样,经过20天服用家庭医生开药之后病情减轻,但是医生说她的血液报告没有免疫抗体。刘女士很遗憾。(附图梅女士血液抗体报告)

 

赵女士(51岁)
 

     法拉盛的赵女士(51岁)更不走运了,她戴口罩戴手套出门买菜一次就传染上新冠病毒了,她初期感觉就像感冒,直到她突然失去嗅觉和味觉,拉肚子,拉在裤子上的粪便在冲洗裤子时都闻不到臭味,这才意识到可能是感染新冠病毒。赵女士很害怕,哭着开始给大学一年级的儿子交代后事,她怕一旦送医院可能就是诀别。4月21日我给赵女士送去维胰健DURAVIVA,她服用一天半就闻到喷洒酒精的刺鼻味道了,也可以吃到酸奶的味道了,四天后一切病症都消失,体力也完全恢复了。赵女士的儿子也被妈妈传染了新冠病毒,与赵女士一样失去嗅觉和味觉,还伴有感冒和头痛。我又给赵女士的儿子送去一盒维胰健DURAVIVA,他与妈妈一样很快恢复。赵女士的血液报告显示免疫抗体IgG 3.6AU/ML.

(附图赵女士血液抗体报告)

 

 

 

 

纽约疫情大爆发的四月是漫长难忘险象环生的。突然经历了生离死别,感受到生命的脆弱,更体会到生命的珍贵!我是幸运的,新冠病毒与我擦肩而过我却浑然不知,不知不觉“疫苗”护身庇佑!

 

 

返回